主內容區塊

MENU_HEADER_PRODUCT_TITLE 音樂類型

原聲帶

電影原聲帶 / 悲情城市 [典藏黑膠]

型號:
5419705461
定價:
1,190

180g / 12吋 /45轉 典藏黑膠 
美國Black Belt Mastering 刻片
美國RTI 電鍍

台灣Mobineko壓片 
典藏經典黑膠 絕對珍藏

- +
付款限定
線上刷卡7-11ibon繳款虛擬ATM轉帳支付寶LINE Pay

電影,紀錄著過去的歷史

音樂,卻深入了人生的底層

在時而磅礡、時而低迴、時而纏綿的旋律中

一段無悔的悲情

一代興亡的城市

就這麼展開了…..

※ 45轉 典藏黑膠


「悲情城市」是侯孝賢的第十部作品,得到第46屆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獅獎,這不但是歷年來台灣電影在國際影展獲得的最高榮譽,也象徵著國內電影工作者的默默耕耘受到肯定。除了勇奪金獅,這部史詩般的鉅作,也獲頒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文精神特別獎,以及義大利影劇雜誌CIAK的特別獎。

H4-H1-001

「悲情城市」的策劃歷時兩年,除了足以傲人的榮譽,從拍攝之初,就締造了一連串紀錄:這是第一部公開合法赴大陸拍攝的台灣影片,也是首部採用同步錄音技術,並且獲藝文界人士如:張大春、吳念真、詹宏志、謝材俊、金士傑等人跨刀演出的電影,製片預算高達3千萬台幣,也創下了國片製作費最高紀錄。

劇情從1945年8月15日,日本天皇廣播宣佈無條件投降開始,藉著一個家族的變遷起落,一點一點牽出每個中國人心底的回憶和傷懷。「唯有從鄉土中長出來的東西才能深深的感動人」侯孝賢這麼說,而他的「悲情城市」正是以他特殊的生活氣息和對大時代的反省感動了所有人的心。

「悲情城市」的電影配樂,也成為一個受到各方矚目的話題。耗資台幣400萬,特別邀請日籍音樂大師立川直樹精心擘劃完成的配樂,就是源自這群電影工作者對每個環節的重視與堅持,而立川直樹也不負所託,經過長時間的構思,完成這卷總長度21分整的錄音帶。

P10-H3-001

立川直樹,對我們來說是個陌生的名字,但是他在日本樂壇嶄露頭角則可以追溯到60年代。他曾任伊丹十三的音樂總督,也曾為SENS交響樂團和NHK的絲路樂團演奏,他在音樂方面的才華贏得肯定,則是在他開始從事電影配樂之後。「悲情城市」的音樂,他自認為是極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。

華納音樂一向以「把好的聲音收藏起來」為出版目標,對「悲情城市」,我們發現它不但是一部動人的電影,更是一場音樂的盛宴,雖然7段樂曲的總長度僅有21分整,但是每一分鐘,都有它聆賞和保存的價值。華納音樂出版這張「悲情城市」原聲帶專輯,目的不僅在為電影留下記憶,更為了這的確是一張值得推薦、精雕細琢的音樂經典。

曲目:

Side A

  1. CITY OF SADNESS (Opening Theme)2’18悲情城市《序曲》1945年,日本戰敗,林家長子文雄初獲麟兒,取名「光明」。日本人雖然帶走51年的恥辱,大陸人卻也帶來新世代的迷惑。曾經叱咤一方的林家,終於一步步走向他們悲情的衰亡。
  1. Theme of “HIROMI” #10’48寬美之主題 1 深受日本文化影響的寬美,溫良、貞定,愛上的卻是既聾且啞的林家老四文清。文清沉默地為人照相,寬美沉默地為人看護,他們被隔絕在寬美哥哥一群歌哭慷慨的知識份子之外,卻逐漸滲入彼此幽闇柔軟的內心。
  1. 流れゆく時3’01流逝的歲月被日本人征去當兵的林家老三文良,戰後瘋了又好了,捲入上海來的奸商勾當,走私進煙毒,走私出米糖。他是這個家族墮落的象徵。老大文雄,發現他和他老爸盜亦有道、有所不為的擔當,和寧為流氓、不做漢奸的氣概,已經一去不返了。他不知道,一去不返的,還有一整個時代。
  1. Theme of “HIROMI” #2 3’50寬美之主題 2二二八事件終於爆發了,本省與外省的衝突,在誤解與仇恨中漫延開來。林家被抄,文良被捉,寬美的哥哥寬榮和一群知識份子同樣落難。寬美伴著哥哥回到老家,隱遁著一顆不能平靜的心。在這樣人人自危的年代裡,她最關心的是:文清是否平安?
  1. CITY OF SADNESS (Featuring Kokyu) 0’58悲情城市《胡琴篇》文良放出來了!可是,這回真的瘋了。老大和那幫上海流氓、本地士紳的仇,結得更密更深。現在,他是完全沒落了。

Side B

  1. Theme of “BUNSEI”5’27文清之主題 在大哥的奔走下,文清離開惡夢一般的牢獄。但是,他自知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過下去。無數人為了自己的想法死去,他,一個重見天日的靈魂,得醒過來。寬榮在山區潛居耕讀,決心把自己獻給「祖國美麗的未來」。文清和他抱頭痛哭後,一步步,走下山去……
  1. CITY OF SADNESS (Main Theme) 4’39悲情城市《主題曲》故事接近尾聲了,林家的命運昭然若揭。老大遇害,老四和寬美完婚,產下一子。形同地下組織的山中村落遭圍捕,寬容身亡。沒多久,文清也被帶走。林家老爸、瘋了的老二和一大家子女人、小孩,仍然隨日出日落吃飯、生活。這一年,正是國民政府遷台的那一年。短短四年,改變了林家,改變了台灣,改變了許許多多事。悲情,容或不再上演,而人生,都註定還有一齣又一齣的故事……